headerphoto

今天第三方支付机构正式“入表”!

2017-10-16 11:58

  五、商业银行为支付机构交存的客户备付金不计入一般存款,不纳入存款准备金交存基数。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各分行、营业管理部,各省会(首府)城市中心支行,各副省级城市中心支行;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各非银行支付机构:

  三、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交存客户备付金执行以下比例,获得多项支付业务许可的支付机构,从高适用交存比例。

  当时央行的解释是:自2008年起,本表增设报表项目“不计入储备货币的金融性公司存款”,删除原报表项目“非金融性公司存款”及其子项“活期存款”。

  互联网金融们在带给我们便利性、实际收益性的同时,也让我们享受到了传统金融企业可能短期之内原本无法体会到的用户体验,这些优点我们要铭记。从无到有,在面临该有的监管之后,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提供者们应该不忘初心,始终以带给用户最好的服务为己任!

  今年1月份,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非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问题答记者,在回答“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后是否会影响支付机构的日常经营?”曾提到:

  但是在2015年开始,备付金管理由支付机构存管的弊端开始,许多支付公司(其中多为预付卡公司)将消费者的备付金拿去炒股甚至赌博,挪用去放高利贷等,导致资金损失,资不抵债,产生了较大社会影响,监管机构及时作出处理,将相关公司的支付牌照资质注销,涉案人士送入司法机关处理。

  可能大家不记得了,当初这个客户备付金通知下发的时候是引起过广泛讨论的,大家此前惊呼,以支付宝和微信为代表的支付机构将重创!

  就在今天,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国年,赫然发现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中竟然多了一个栏目——非金融机构存款通过央行资产负债表查询,这个“非金融机构存款”的类目是储备货币的子目录,数据已经出了两个月,从上个月开始出现,7月是第二月。

  对于用户们来说,此次央行让支付宝们“入表”,是否对用户有什么影响呢?,对于靠“免费午餐吃饭”的支付机构们,可能未来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了。

  根据行业资深人士暴哥的资料显示:央行资产负债表历史,2008年之前,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中是存在非金融机构存款项目的。但从2008年开始,这个类目就消失了。

  因此,为了弥补这种监管的空白,央行才下发了这个监管文件,让支付类企业按照客户备付金比例向央行集中统一缴纳客户备付金,这一此前不受监管的资金。

  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267家支付机构吸收客户备付金合计超过4600亿元。

  此前,共享单车们的押金也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留存在共享单车企业们的押金可以持有的期限更长。

  客户备付金是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

  这种不要利息的钱堪称是最便宜资本,和巴菲特的浮存金差不多,因此借助于这笔资金的运作,支付机构甚至可以从中获得超其出本身业务的盈利。

  根据央行在资产负债表中做出的注释,新的非金融机构存款和以往不同,其含义变成了:

  根据上文提到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将客户备付金统一交存至由央行监管的指定账户时,这部分资金在银行账户里产生的利息收入,占到支付机构总收入的11%。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总体部署,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6〕21号)提出的“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客户备付金账户应开立在人民银行或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相关要求,人民银行决定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实施集中存管。现通知如下:

  看到这个解释就很容易联想到了,今年1月份,央行下发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

  四、支付机构应交存客户备付金的金额根据上季度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与支付机构适用的交存比例计算得出,每季度调整一次,每季度首月16日完成资金划转(遇节假日顺延)。

  俗话说,风险和收益并存,如果至支付机构不能把这笔钱如期兑现给商家,那么对商家、消费者、对支付机构都是一种。

  未来,余额宝等会不会征收类存款准备金呢?暂时不得而知,但是从监管来说,或许有总比没有强。

  二、人民银行根据支付机构的业务类型和最近一次分类评级结果确定支付机构交存客户备付金的比例,并根据管理需要进行调整。

  但是,我们可能不应该只简单的看到我们从互联网金融中获得的好处,而选择性的忽视其可能引发的潜在风险,国家金融安全层面的,信息安全层面的等等。

  可这是258家公司单季度的额外收益,市场更关注的是2家巨头——支付宝、财付通的损失有多少。

  不过,由于从买家付款,到等待收货,再到最后确认付款,中间会有一个时间差,这样就会形成一个巨大的资金沉淀。

  从央行1月份的答复就已经可以发现,央行早就已经设想好通过网联把支付机构们的交易环节,支付细节等通道型业务放在央行的监管渠道之下。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监管的完善和落实不应该是互联网金融们服务质量下降的原因,反倒应该是一种鞭策和动力。

  所以,如果将财付通备付金的投向框定在与母公司一致的前提下,我们上文的测算就不会离实际情况太远。那么,向央行上缴部分客户备付金,2家支付巨头一个季度大概损失的利息收入分别为4000万、3000万左右,一年损失的利息收入分别为1.6亿、1.2亿左右。

  大家可以计算一下,无论是4600亿,还是3754亿,又或者7500亿,借出去十几天可以获得多少利息,没有资金成本纯收益。

  就像在以前,预付卡发行机构一样,消费者或企业去预付卡公司采购卡产品,当作福利或者赠品,如果消费者不去消费,这钱就一直在预付卡公司里躺着,随着使用这个卡的人越来越多,预付卡公司呢,就把钱拿去做非活期理财啦,收益也是大大的。

  今年1月份,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决定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实施集中存管。通知如下:

  我们在某宝购物时,为了资金安全,买家付款并非直接进入卖家账户,而是先存放在平台账户,这笔钱就是“客户备付金”。

  如果可以按照一般的基础货币通过货币系数的放大效应来理解,那么按照最新的货币系数5.44计算,这笔钱可以衍生出广义货币4900亿左右。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在商家的钱实际到账期间,这笔钱按理说是不能动的,但是我们知道如果没有监管,那么支付机构其实有条件,按照自己的意愿短期处置这笔钱,比如买卖理财产品,拿出去放贷等等(别小看这几天,如果是千亿级别,几天也是不少钱)。

  六、支付机构和备付金交存银行未按照本通知有关要求执行的,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将视情节轻重,按照《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四十一条至第四十予以处罚,并将支付机构相关行为纳入分类评级管理。

  七、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应根据本通知要求切实履行职责,指导支付机构和备付金交存银行做好相关工作,并加强相关工作的检查、监督。

  一、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

  首先,上述841亿元如果按新规出来前的规矩,它可以对接很多生息资产赚取收益。如果简单按照1年期活期存款利率0.35%来计算,这841亿元本可为支付公司带来2.94亿的收益,1个季度则是7400万。

  根据央视此前的报道,这部分资金在银行账户里面产生的利息收入,占到了支付机构总收入的11%。如下图所示。

  而客户备付金这种交易环节的节点、资金的驿站则需要另外开一个点对点的渠道来予以监管。这个措施可能就是客户备付金制度。

  考虑到未来网购的规模和成长速度,这个意义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放大。互联网金融监管体系进一步完善,落地。

  如果我们按照12%的客户备付金比例计算,已上缴的901.4亿客户备付金相当于客户备付金规模总额一共是7500亿;如果按照24%计算,那么3754亿;

  三是支付机构通过在各商业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办理跨行资金清算,超范围经营,变相行使央行或清算组织的跨行清算职能。甚至有支付机构借此便利为洗钱等犯罪活动提供通道,也增加了金融风险跨系统传导的隐患。

  我们来做道数学题。根据易观发布的2017年一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份额,支付宝占53.70%,财付通占39.41%。以这个比例来粗略估算,支付宝少挣的利息收入在4000万左右,财付通在2900万左右。

  那么,实际情况如何?遗憾的是,腾讯控股的年报并未将子公司财付通的利息收入、营收、利润单列,但其年报显示,截至去年末,该公司利息收入主要来自银行存款的利息收入,包括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而超过3个月的定期存款的实际利率为3.41%。

  从央行资产负债表来看,6月这个数字是840亿,而7月这个数字变为了901.4亿。

  也就是说,增设非金融机构存款项目很可能是央行为了贯彻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制度而采取的公示行为。

  通过客户备付金制度,支付机构们的后门基本上就不存在了,和央行的前端有了直接的对接。想要随意这些客户资金,就不那么容易了。

  请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将本通知转发至辖区内各有客户备付金存管资质的商业银行。执行中如遇问题,请及时告知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

  当然,这是我们假设2家公司把备付金都存为活期存款来粗略估算的。这应该较为符合现实,因为基于客户随时赎回提取的需求,备付金的管理必然对流动性要求高,支付公司应该不会将其投资于一些长期金融资产,虽然那些资产收益比较高,但会有期限错配风险。

  央行已经在着手下一步,即把发展迅速的非金融支付机构等具有互联网属性的金融机构和传统金融机构放同一个监管框架内,等量齐观,既完善监管的空缺,又让互联网金融机构和传统机构在监管竞争层面更加公平。